为人父母,不仅让我们感到幸福,也是我们与世界、与他人、与自我关系的一个本质性的变化。我们不只是孩子的向导,在往复循环的生活过程中,孩子也改变着我们的看法、行为和感受,让我们对自己笃定的事情产生怀疑。有时,这让我们不舒服,但总是大有裨益。

让我们重新过一遍童年

孩子宛如父母的一面自我之镜。正是在孩子身上,我们找到自己童年的伤。陪伴孩子,确实会让我们回到自己的童年,回想起当年的创伤、恐惧、愤怒和欢乐……这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童年生活,回顾自己从出生到青少年时期走过的岁月,是一种重要的心理调整。清楚地意识到早年岁月对自己的影响,我们才能在生活的道路上前进,在心理上成长。如果我们愿意接受这些情绪,这个成长的进程会持续一生。

孩子让我们成为成年人

精神分析师卡特琳娜·玛特兰-瓦涅(Catherine Mathelin-Vanier)解释:这是第一次学习做父母。一切都发生了改变:我们的父母晋升为祖父母,我们取代了他们的位置,而孩子取代了我们的位置。从此,在我们身后有了一个需要我们照顾的小人儿。这种感觉立刻让人觉得生活有了意义,但它也有让人灰心的一面:我们明确地意识到自己在世上的时间是有限的。在青少年时期,我们以为自己会永远存在,但孩子的来临让我们突然意识到自己会死,生命的脆弱突然跃入了我们的眼帘。孩子的生命是脆弱的,我们自己的生命也是。我再也不会去那些危险的角落,因为我不想为了几分钟的快乐丢掉性命。

 

孩子迫使我们真实

孩子要求知道真相,他们要求我们表现出真实的自己。巴特里斯·于埃赫强调。其实,他指出了跟儿童建立良好关系的一个关键。在某些事情上,我们多多少少会撒谎或者保持沉默,但不论孩子年龄的大小,他们都能发现我们在欺骗……而且他们会让我们知道这一点。他们也许会直接告诉我们,比如会问:为什么你说那位胖阿姨很丑?也许他们会用肢体语言或者行为来表示抗议。这时,就需要尽快把真相告诉他们。

孩子让我们调整自己的行为,让我们质疑自己,卡特琳娜·玛特兰-瓦涅说,要跟孩子建立良好的关系,就要在他们面前展示真实的自我。在孩子面前装出另外的样子,只会带来麻烦和问题。而且,孩子的这种要求对我们的健康很有好处,因为只有当我们的言行和内心一致时,我们才能获得身心的平衡。

 

孩子教会我们放手

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会迫使我们对他们放手。这里说的放手,既有字面上的意义,也有象征意义。随着孩子的长大,他们会让我们再次意识到我们不是万能的,我们不能为他们提供一切。这是一个微妙的过渡期。在人类学的角度看,每一个个体,都是这个物种传衍中的一环。从出生到长大成人,父母经历着被依赖、被依恋直至被抛弃的亲子关系过程。在这个过渡期里,父母必须战胜自己的恐惧和不安。当父母战胜这些时,就能以较温和的方式实现转变。很多时候,人们有种误解——我们拥有孩子。其实,没有任何人可以拥有另一个人,孩子只是上帝委托你培养的他的子民。正如龙应台对她亲爱的安德烈所写下的——

我明白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一部分……在那个电光石火的一刻里我就已经知道:和你的缘分,在这一生中,将是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你离开,对着你的背影默默挥手。

以后,这样的镜头不断重复:你上中学,看着你冲进队伍,不再羞怯;你到美国留学,在机场看着你的背影在人群中穿插,等着你回头一瞥,你却头也不回地昂然进了关口,真的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毕业,就是离开。是的,你正在离开你的朋友们,你正在离开小镇,离开你长大的房子和池塘,你同时也正在离开你的父母,而且,也是某一种永远的离开。当然,你一定要离开,才能开展你自己。所谓父母,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、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。

孩子的成长让我们越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生命的延续和界限,而这种延续和界限恰恰让我们能够感觉到人生的完整。